当前位置: 周恩来基金 > 走近周恩来 > 非凡人生 > 生活故事 >

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的故事

时间:2010-05-19 10:10来源:都市生活网 作者:恩来基金 点击:
1976年1 月8 日上午9点18分,中国人民最崇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总理在北京逝世。34年过去了,中国大地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民对周恩来总理的深厚情谊将会世世代代传

 

      1976年1 月8 日上午9点18分,中国人民最崇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总理在北京逝世。34年过去了,中国大地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民对周恩来总理的深厚情谊将会世世代代传承下去。今天,我们搜集转载了一些关于周恩来总理的故事献给读者。尽管其中不少都经过了“艺术加工”,甚至是杜撰之作,但足以显现中国人民怎样以充满激情的睿智,去讴歌、塑造那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老共产党人的光辉品质和形象。
      周总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红棋必胜——周恩来与蒋介石对弈的故事

 

       1945年9 月,国共双方的代表团在重庆举行谈判。一天中午,蒋介石约周恩来下棋。蒋介石原以为周恩来不敢应战。没想到,他的电话刚一放下,周恩来就与王若飞等人过来了。蒋介石见面一惊:“你答应了?”周恩来风趣地说:“岂有不来之理?桌面上两党谈判,棋盘上楚汉相争,多么有趣!蒋先生您说是吗?”蒋介石微微一笑:“那是那是。”
      在蒋介石的会客室中,两人摆开了阵势。蒋介石问:“周先生是要蓝子还是要用红子。”周恩来手中早抓住了一个红“帅”,说:“我就用这个吧!”蒋介石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随即排兵布阵,大有猛虎下山之势。周恩来见蒋介石果然棋局不凡,便巧布迷阵。无疑,蒋介石不谙对方看似平常的阵势,加上求胜心切,想先发制人。于是使出他常用的突袭之术,首先来个当头炮,直逼红帅大本营。接着又是沉底炮,双炮齐上的火炮攻势,使周恩来的“帅”几乎无路可逃。蒋介石双眉一挑,对周说:“这一着,周先生大概还未想到吧!”
      周恩来却是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态,将早已备好的“车”、“卒”,紧密配合,齐头并进,很快,就在对手不经意间化险为夷了。蒋介石这才意识到,对方战术非同一般。在场的两方“观战”人,无不佩服周恩来高超的棋艺。蒋介石边走子边问:“周先生你从小跟过名师?”周恩来笑道:“下棋不过是一个小玩意儿,哪从什么师哦。”其实蒋介石哪曾知道,周恩来5 岁就开始下棋,到9 岁时已是十里八村的象棋高手了。他的特点是后发制人,一旦看准战机,既敢拼杀,又善诱敌,临危不乱,处险不惊,获胜不骄,往往以少胜多,以劣势而转危为安,直到最后胜利。第一盘蒋介石输了。
      第二盘,蒋介石又是老招,到中局时便节节败退,多次进攻都被对方化解,不免有些紧张起来。人们发现他的额头上已渗出一些汗珠。周恩来稳扎稳打,妙用“卒”、“车”、“马”、“炮”的技能,步步逼近蓝棋之“将”。蒋介石一时乱了阵脚,来了个倾巢出动,也无法挽回危局,只得丢卒保车,最后到抛车护将。周恩来问:“蒋先生,你看怎么办?”蒋介石有些不高兴地说:“我看还是和了吧!”一旁观战的王若飞趁机插话说:“不,我看蓝棋输定了,红棋必胜,岂能以和了之。”蒋介石只好一声长叹:“周先生棋艺果然名不虚传,我蒋某算是领教了。”周恩来一语双关地笑道:“蒋先生的火炮攻势还是功力不小的,可惜失误在于轻视我的这些小米加步枪。”

艰苦朴素——周恩来在生活中的故事

 

     周恩来一生处处关心群众,唯独没有他自己。他进城后,一直住在靠近紫禁城墙的3 间旧平房里,墙上的砖有不少斑痕,柱子上的油漆大部分已经脱落,有的梁柱已经糟朽,窗户裂着大缝,冬天还要用报纸糊上才不透风。地面是大块方砖,而且潮湿。房管部门多次提出要给他修房子,但他执意不肯。他说:“这个条件比延安的窑洞好多了。”后来,趁他出国的机会,房管部门才把他的住所修缮了一下儿。周恩来回来后,严厉地批评了工作人员,还在国务院会议上作了自我批评。
      周恩来的生活十分简朴。他睡的是普通的木板床铺,用的是一般的桌椅家具,房间里的摆设也很简单。他的被子、衬衣、衬裤、毛巾洗得都发白了。破旧了。他的一套睡衣是1950年陪毛泽东出国前买的,颜色都褪光了,补了又补,直到逝世前还是穿着这套睡衣。他的一双皮鞋鞋底磨穿了3 次,还是补起来再穿。他那床破了洞的棉被,一直伴随着他,用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一条浴巾,正反两面用破毛巾和旧口罩拼补了14块补丁,用了20多年,直到他病重住院时,才改做枕巾枕在头下。
      周恩来平时吃的也很俭省,他的主食至少三分之一是粗粮。他吃饭从不丢掉一粒米饭,有时不注意掉了,便拣起来吃。他吃完饭,总是在碗里倒点开水涮涮喝下去,从不浪费一粒米、一片菜,哪怕是一杯水,一片药,他也不浪费。一次,周恩来会见外宾时,服务员为他泡了一杯茶。会见结束后,周恩来微笑着对服务员说:“这杯茶还没有喝完,不能浪费掉,我要把它带到餐厅去。”还有一次,周恩来在宾馆休息时,护士请他按时吃药,不慎把药掉在地上。护士说,再换一片算了。周恩来不同意,坚持把药找出来,用手绢把这片药擦了擦,照样吃了下去。他视察上海第一钢铁厂,吃饭的时候,许多人等候在准备好的饭桌旁,却到处找不到他,大家万万没有料到总理在工人食堂排队买了5 分钱的卷心菜。1 分钱的汤和2 两白饭,正在高高兴兴地边吃边和周围的工人亲切交谈。准备好的饭菜只好撤去,谁也没有吃一口。
      周恩来为人民鞠躬尽瘁,廉洁奉公,深受全党、全国人民的爱戴。1976年1月8 日,他逝世后,全国人民沉浸在极大的悲痛之中,联合国也决定下半旗一周哀悼。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说:“世界上哪个国家的总理终身只有一个夫人?有哪个国家的总理终身受人民爱戴,在国外银行无一分钱存款?”

睿智幽默——周恩来外交经典对白

 

       周恩来总理从日内瓦开会回来顺道访问莫斯科。在为他举行的一次招待会上,他用英语向苏联人祝酒。这时米高扬(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抱怨道:“周,你为什么不说俄语?你的俄语很好嘛!”。周总理仍用英语回答说:“米高扬,该是你学习汉语的时候了。”
       米高扬抱怨说:“汉语太难学了。”此话一出,周总理马上轻快地说:“没关系,下回到我们使馆来,我们将非常高兴地教你。”
         在日内瓦会议期间,一个美国记者先是主动和周恩来握手,周总理出于礼节没有拒绝,但没有想到这个记者刚握完手,忽然大声说:“我怎么跟中国的好战者握手呢?真不该!真不该!”拿出手帕擦自己刚和周恩来握过的那只手,然后把手帕塞进裤兜。这时很多人在围观。周恩来略略皱了一下眉头,他从自己的口袋里也拿出手帕,随意地在手上扫了几下,然后把这个手帕扔进了痰盂。他说:“这个手帕再也洗不干净了!”
        周总理应邀访问苏联,在同赫鲁晓夫会晤时,批评他在全面推行修正主义政策。狡猾的赫鲁晓夫却不正面回答,而是说:“你批评的很好,但是你应该同意,出身于工人阶级的是我,而你却是出身于资产阶级。”言外之意是指总理站在资产阶级立场说话。周总理平静地回答:“是的,赫鲁晓夫同志,但至少我们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我们都背叛了我们各自的阶级 .”
       外国记者不怀好意问周总理:“在中国,明明是人走的路为什么却要叫‘马路’呢?”周总理不假思索地答道:“我们走的是马克思主义道路,简称马路。”这位记者的用意是把中国人比作牛马,和牲口走一样的路。周总理却把“马路”的“马”解释成马克思主义,是这位记者始料不及的。
       美国代表团一名官员当着周总理的面说:“中国人很喜欢低着头走路,而我们美国人却总是抬着头走路。”此语一出,话惊四座。周总理不慌不忙,脸带微笑地说:“这并不奇怪。因为我们中国人喜欢走上坡路,而你们美国人喜欢走下坡路。”
       一位美国记者在采访周总理时,看到总理桌子上有一支美国产的派克钢笔,便以讥讽的口吻问:“请问总理阁下,你们堂堂的中国人,为什么还要用我们美国产的钢笔呢?”周总理听后,风趣地说:“谈起这支钢笔,说来话长,这是一位朝鲜朋友的战利品,作为礼物赠送给我的。我无功不受禄,就拒收。朝鲜朋友说,留下做个纪念吧。我觉得有意义,就留下了这支贵国的钢笔。“美国记者哑口无言。
       周总理设宴招待外宾。上来一道汤菜,冬笋片是按照民族图案刻的,在汤里一翻身恰巧变成了法西斯的标志。外客见此,不禁大惊失色。周总理对此也感到突然,但他随即泰然自若地解释道:“这不是法西斯的标志!这是我们中国传统中的一种图案,念‘万’,象征‘福寿绵长’的意思,是对客人的良好祝愿!”
       接着他又风趣地说:“就算是法西斯标志也没有关系嘛!我们大家一起来消灭法西斯,把它吃掉!”话音未落,宾主哈哈大笑,气氛更加热烈,这道汤也被客人们喝得精光。
       长沙马王堆汉墓发现不腐女尸引起世界轰动。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时曾向周总理提出一个要求:“尊敬的总理阁下,贵国马王堆一号汉墓的发掘成果震惊世界,本人受我国科学界知名人士的委托,想用一种地球上没有的物质来换取一些女尸周围的木炭,不知贵国愿意否?”    周总理听后,随口问道:“国务卿阁下,不知贵国政府将用什么来交换?”基辛格说:“月土,就是我国宇宙飞船从月球上带回的泥土,这应算是地球上没有的东西吧!”周总理听后哈哈一笑说:“我道是什么,原来是我们祖宗脚下的东西。”基辛格听后一惊,疑惑地问道:“怎么?你们早有人上了月球,什么时候?为什么不公布?”周总理笑了笑,用手指着茶几上的一尊嫦娥奔月的牙雕,认真地对基辛格说:“我们怎么没公布?早在几千年前,我们就有一位嫦娥飞上月亮住下了,不信,我们还要派人去看她呢!怎么,这些我国妇孺皆知的事情,你这个中国通还不知道?”周总理机智而又幽默的婉言拒绝,让博学多识的基辛格博士笑了。
       有一位欧洲的外交官问周总理:“请问总理先生,你们中国每年发行人民币的总额是多少?”这是国家机密的问题,哪个国家财务会公开向外透露呢?这分明是想让周总理出丑。如果总理说出一个真实数字是泄露国家机密,如果随便编造一个数字有损国体。众人面面相觑。周总理马上回答:“中国每年发表的人民币总额是:十八元八角八分。”总理的才思敏捷不得不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样的回答既不泄露国家机密,也是一个真实的数字难道不是么?以前的人民币只有“10元、5 元、2 元、1 元、5 角、2 角、1 角、5 分、2 分、1 分”这个数字加起来总额不就刚好是18元8 角8 分么?

 
      尼克松在“空军一号”上曾六次对他的随行人员说,在我下飞机的时候,你们别跟着我,我和周恩来握手的镜头,要让全世界看得清楚。这是全世界都看到的镜头。尼克松在回忆录中写到:“当我走完梯级(从飞机舷梯上走下来)时决心伸出我的手,一边向他走去。当我们的手握在一起时,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始了。 周恩来对尼克松说:“总统先生,你把手伸过了世界上最辽阔的海洋来和我握手,我们25年没有交往了。”

(责任编辑:周恩来基金)
顶一下
(18)
94.7%
踩一下
(1)
5.3%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