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周恩来基金 > 周恩来足迹 >

大别山中徐向前指挥只有一架飞机的红军空军

Cheap christian louboutin discount christian louboutin discount. Buy replica watches, omega, tag heuer and so on. welcome to buy rolex replica, cheap cheap wedding dresses and cheap wedding dresses cheap wedding dresses.

时间:2010-07-11 12:04来源:未知 作者:周恩来基金 点击:
中国的元帅,徐向前是第一个指挥空军的。他的 空军 却只有一架 列宁号 一位红四方面军的老将军 徐向前部下的参谋,向笔者饶有兴趣地叙述徐向前的军事指挥艺术,忽然兴奋地说:

 

 中国的元帅,徐向前是第一个指挥空军的。他的空军却只有一架列宁号
  一位红四方面军的老将军——徐向前部下的参谋,向笔者饶有兴趣地叙述徐向前的军事指挥艺术,忽然兴奋地说:你们晓得吗?大别山红军是有飞机的呀,徐帅是第一个指挥空军的元帅!
  飞机?红军自己的空军?笔者听后愕然。 
 
 
  那空军,只有一架飞机,老将军放声大笑,本是一架敌机,还是一架教练机!
  故事还得从1927年说起:黄麻起义后,大别山里就诞生了工农红军。她在凄风苦雨里,吮吸着大别山的乳汁,渐渐成长。徐向前来大别山之前,红军连钢枪都很少,使用的多是大刀、长矛、红缨枪。后来打仗多了,缴来的枪炮也多起来,1930年竟然得到一架飞机!
  那是316日,宣化店上空,一架敌机在天空绕了几个圈,翅膀一歪便落在了陈家河一个河滩上。山沟里的人常听到飞机在头上嗡嗡,但谁也没亲眼看见过停着的飞机是啥样子。红军战士常挨敌军飞机扫射、轰炸,也只能在地上咬牙。现在,一架敌机自己落下来了,真是天大的喜事。红军、赤卫队和老少乡亲,从四面八方围着河滩。
  原来是一架德国双翼容克式高级教练机,是四川军阀刘湘的军用飞机。在从南京飞往四川的途中,飞行员迷了航,飞机上的汽油耗光了,只得落下来。飞机里爬出来一个人,摇着白毛巾表示投降。他叫龙文广,是1927年国共合作时,去苏联学的飞行。
  他知道中国的红军和苏联的红军差不多。他不相信白军说的共产共妻,眼前的红军并非红眼绿鼻子。徐向前等红军领导人得到消息,都喜出望外。徐立刻下令:一定要把飞机保护好,对飞行员实行优待政策,绝对不准伤害他。龙文广虽然当了俘虏,但看见红军待他好,见红军指挥员也很和蔼,老百姓一个心眼跟着红军闹革命,他打心眼里佩服,心上的石头也落了地。
  徐向前这时是红一军的副军长兼参谋长。一天,红一军讨论整编工作,大家说到红军与苏区建设,不知是哪一位半开玩笑地说:把那架小飞机装备起来,成立空军怎么样?
  哈哈……”会场上一阵大笑。
  笑过之后,徐向前说话了:我想过,造个飞机场,想办法去白区搞些汽油,让飞机上天!飞去南京,飞去武汉,吓吓敌人,撒撒传单宣传品也好啊!
 年轻人都有股新奇劲。军长许继慎、政治委员曹大骏、政治部主任熊受喧都异口同声,要让那架飞机飞起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议论起来建立空军的工作。 
 
  半年多后,红军攻占了新集城,便把这里作为鄂豫皖特委的首府。那驾容克高级教练机便要起运去新集了。
  水上行船容易,陆地走飞机却难了。从飞机迫降地到新集,路上要翻山越岭。飞行员龙文广一路跟着行走,总是摇头叹气,他说要是把飞机从山路上拖过去,结果将会成为一堆废铁。他没有想到,红军和根据地的老百姓心齐智慧高,一步一步地移,几百人轮换抬,终于把飞机移到了新集城外的平地上,飞机没有碰破一块皮。
  红军战士高兴地说:嘿,我们有飞机了!有人却皱皱眉头,说:它是聋子的耳朵,好看不好用呢。人们正议论纷纷,徐向前和另外几位指挥员来了。他们围着飞机,看了又看,也眉开眼笑。有人问龙文广:它还能飞起来吗?
  没有汽油啊!龙文广从座舱爬出来,擦着手上的油说:它还好,只是没有油了。汽油、机油都缺。
  这宝贝,只喝汽油,不喝水,有人开玩笑说:要是喝水,大别山有的是泉水!
  想想办法,去搞汽油嘛!徐向前慢条斯理地说,我们一定要搞些油来,让它飞!
  龙文广嘴上不说,心里却觉得并没那么容易,要机场,要气象台,要汽油,要地勤人员,红军一样都没有啊!
  有人问龙文广:要是搞来汽油,你真能叫它飞?
  龙文广说了:还要有机场。徐向前说:机场好办嘛,这块地修修平平,不就是机场嘛。
  还要……”龙文广想说还需要很多条件,但他见红军指挥员一个个看着他,便把话咽了回去,说:最要紧的是汽油。飞机没汽油喝,真像聋子的耳朵,摆在那里,一点用也没有。
 龙文广受到热情的招待,经教育后,自然愿意为红军效劳,但他却还是不知道,红军到底怎么处理他和那架飞机。一天,他忽然听说,汽油快搞来了,又过了些天,红军一个干部和他谈话,说要准备办航空局,任命他当局长。
 
 
 
龙文广半信半疑,想看看红军怎么办这个航空局
  国民党军对红区实行封锁政策:去大别山区的一切行人都要检查,一箱火柴都不准运出,西药、食品、衣服、白布,几乎都是禁运品。当时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机关虽远在上海,但不管哪个城市、哪个行业中,都有共产党员在从事地下活动。这些地下工作者,为了给大别山区那架飞机找油、买零件费尽了心思。
  奇迹终于出现了,飞行员龙文广要的一切:汽油、高级润滑机油、小零件等等,像会飞似的从上海、南京、武汉等地运来了,而且完全是合格的。龙文广深深感到,共产党太神通广大,红军比国民党的川军办法多得多。
  随后,领导们给飞机取了个响亮的名字叫列宁号,并把它刷在飞机的翅膀上。
  列宁号准备起飞时,徐向前已升为红四军军长。他率领红军主力在前线作战,常常问从后方来的人:“‘列宁号怎么还不飞呀?有人告诉他:快了,快能飞了!
  其实,徐向前关心列宁号的命运,并不是想让它参战。他知道,一架飞机,又是教练机,就是飞起来,也只能壮壮红军的声势,说明根据地样样都会建设。他一向把红军的胜利,寄托在玉敌人斗志斗勇上。
  一个晴朗的日子,万里无云。列宁号像一只雄鹰,在蓝天上飞翔。这桩新奇事,轰动了红军队伍和四乡人民。人们看见红军自己的飞机,有的喊,有的叫,有人落泪了。
  快看啊,它飞得多高!
  它叫啥名呢?……”
  “‘列宁号!看,那翅膀上的大字……”
  上头坐着什么人呀?……”
  “……兴许是徐军长吧,只有他才敢呀……”
  “……会不会飞跑呀……”
 徐向前有没有坐过这架飞机,说法不一。优点说他肯定坐过,飞过;有的说他没坐过。80年代的一天,老将军听徐向前元帅说起那架飞机的故事,便问他:徐帅,你坐没坐过列宁号?有人说你坐过。
 
 
 

  徐向前说:我上去过,参观驾驶舱时坐了一下,可没坐着飞上天

(责任编辑:周恩来基金)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